清岚

结个尾吧。。。

幺蛾子的故事第二期
就,在线哭泣了

一群幺蛾子的故事
这只是一部分
一点一点来吧

群宣高亮,占tag抱歉
这里是个语c磨皮向,新群没人。。。
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无审核
太多了就不打全了
带上群规
门牌号:931839761

[澜巍]逃出生天

马丁试图对接信号

胖子暂时下线了

距离下一次更新还有好多天x









两人跑了许久,一路上安静的奇怪,没有胖子,甚至连一个人也没有。开着夜视跑到大厅后才休息了一下,整理了一下仅有的一些资源,两人加起来还有十节电池,八卷绷带。赵云澜笑着拍着沈巍的肩膀。

“亏着沈教授眼尖发现了散落的电池,不然我们就只能摸黑赶路了”

十分钟之前

“啧…又没电了,这个摄影机用电也太快了吧”

赵云澜骂了一句,摸向包里想拿出一节电池,但是摸了一把全是绷带,赵云澜有些不敢相信,又仔仔细细的找了一下,结果就是他已经一节电池都没有了。

“沈教授,你还有电池吗”

他看向沈巍,只见从包里摸出一节电池递给他,赵云澜接过来装上,转头问他。

“你还有多少电池,够不够啊”

“还有七八节吧”

“你是一直都没用吗”

只见沈巍笑了笑,拿着摄影机开启夜视模式,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之后拿着一个东西又走了回来,摊开手掌赫然是一节电池。

“这里还能捡到这个东西,那我们刚刚是错过多少”

“没有,我刚刚在转的时候把能拿回来的都已经拿回来了”

赵云澜又被分了几节电池,收拾好放到包里后拍拍沈巍的肩。

“沈教授你真是‘勤俭持家’啊”

沈巍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小插曲也就这么结束了。

时间转回到现在—

“我们这是到了大厅了吧”

赵云澜看了看下面空旷的地方对他说,沈巍看了一眼,开口说到。

“不对,这里不是大厅,这里应该是一个侧面的小厅”

“这个塔木森有够大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想办法下去吧,而且既然到了小厅,那离出去就不远了,不管是大门还是小门。”

两人看了一下,发现通往楼梯口的路已经断了,但是断掉的地方还留有一小节,如果紧贴着后面的病房还是可以过去的。其实不应该称之为病房,而是牢笼,那上面没有病房应该有的东西,只有一个铁栅栏,里面破破烂烂只有一张床。

两人抓着栅栏门一步一步缓慢前行,眼看就要到了对面,赵云澜眼前突然伸出挥舞着的一双手,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松开了手,一下子从二楼掉了下去。沈巍想抓住他,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想了想也跳了下去。

赵云澜在失去意识之前,迷迷糊糊看到沈巍也从上面跳了下来,平安落地。还有什么人从黑暗处冲他们走了出来。

tbc

[澜巍]逃出生天

写塔木森写的超开心

我马丁神父下章应该出来了吧

我想让巍巍吐血啊,蓝瘦


“塔木森?不是那个早就废弃的……”

“没错”

沈巍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他。可能有很多人已经将塔木森遗忘,但是记得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毛骨悚然,甚至避而不谈。塔木森精/神/病/院/是一家慈善机构,曾经因为收留其他病院不收的,没钱的看病的患者而好评如潮,不间断的报道引来许多的投资。但是没过多久,突然有一天不知道被谁爆出这家医院其实在秘密进行人/体/实/验,不久也被被证实确有此事,而那位报道人没过多久也却失踪了。一瞬之间,塔木森从天堂跌入地狱,曾经投过资,商业上有往来的人纷纷离开,没了资金的支持塔木森很快倒闭,荒废。更甚至曾经住在那个周边的人也迅速搬离,曾经繁华的塔木森变得荒无人烟,杂草丛生。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那个胖子应该是当年的实验体,但是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实验体也要吃饭啊,而这里早就荒废了,我们就算见到他也应该是个肉干啊”

沈巍也点点头,这里还有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一路我也没看到可以代表这里的东西啊”

赵云澜看着沈巍从包里拿出一份病患资料,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已经看不清是谁的资料,但是下面塔木森的印章却还一清二楚。赵云澜还想问些什么,就听外面“砰!”的一声,两人瞬间警觉起来,赵云澜意示沈巍别动,自己小心翼翼的移到发出声响的那扇门前,还没站稳就听外面一阵脚步声冲自己的方向跑来,他三步并做两步赶紧躲开,只见门突然被撞飞,赵云澜因为距离原因没有全部躲开,手臂被擦伤一大块,虽然没有特别厉害,却也是见了血。

“woc,什么玩意”

赵云澜往后跳了几步,撞进来的人转头看了一眼他,嘴里嘟囔着缓缓离开了,赵云澜心有余悸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不会回来之后松了口气。沈巍跟过来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确保不会感染。也不知道是不是送包的人故意的,包扎好绷带也正好用完。

“这个地方不能呆了,沈教授能行吧。别跑一半跟不上啊”

“呵,这点还是没问题的”

“那走吧,赶紧从这个破地方出去,等出去了,我一定找人把他拆了”

沈巍看着他的样子,眼底的满是柔光,随着人的脚步跟了上去。

tbc

[澜巍]逃出生天

逼我弄外链,好气

准备酱酱酿酿(嘿嘿嘿)了,顺便逃生

我胖哥持续上线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9395277966855

[澜巍]逃出生天

日常意识流

他们终于见面了!!

他们属于对方,ooc属于我

赵云澜好不容易跑的听不见身后的脚步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他打开手里的摄影机,开启夜视模式看了看刚刚跑过来的路,那人却已经不在了。赵云澜叹了一口气,在这昏暗的地方,连个窗户都没有,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候,他们知不知道自己失踪了。往前走了几步,屏住呼吸猫着腰看着前面的状况,果不其然看到了刚刚那个人,那人肥胖无比,全身光/裸,身上满身伤痕,看不出来是个人的样子,比起折磨,他更像是一个失败的实验体。

“不能一直在这待着.....拼了”

赵云澜看着那个胖子走进一个房间,算了一下时间,猛地从过道跑了出去,跑到刚刚胖子进去的那个房间顺手转过头看了一下,正好看到胖子转过来的身体,因为开着夜视的缘故看着胖子的眼睛都是放着光的,赵云澜猛地一抖跑的更快,胖子的反应也很快,紧跟着追了上去。赵云澜没跑多久就发现他迷了路,而胖子却还在身后穷追不舍,赵云澜都能感受到地板的震动,他回过头收起摄像机决定和胖子决一死战。就在胖子即将追上来,身旁的房间突然伸出一只手把他抓了进去,速度之快让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到了屋子里。

“.....沈教授?”

赵云澜回过头看向救回自己一命的人,挎着一个包,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脸上也是蹭了一块灰,整个人看着都有些狼狈不堪。赵云澜刚想说什么,就看见沈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指了指外面,赵云澜仔细听过去,发现那个胖子撞隔壁的门,他迅速看了看这个房间,发现这个房间只有一扇门,就是刚刚自己进来的地方。

tbc

[澜巍] 逃出生天

意识流,幼儿园都不到的笔文

他们属于对方,ooc属于我

架空,两人都是记者,普通人√



“嘶……”

赵云澜捂着后脖颈倒吸了一口气,迷迷糊糊从肮脏的水泥地上爬起来,陌生的地方让他迅速在脑子里闪过了好几种可能性,他四周看了一下。不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昏暗的灯光刚好能照亮屋子而不刺眼,脏兮兮的地面与墙面上面有着许多的抓痕,整洁的床铺让他在整个房间里显得突兀,天花板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圆形的监控摄像头正冲着床铺的位置做着实时监控,奇怪的是整个房间是封闭的,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只有一扇铁门,上面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赵云澜捏了捏后颈,站起身绕着房间走了一圈,也没发现第二条可以出去的路,就坐回了床上。

“我这是…被绑架了?”

赵云澜看暂时也出不去,便躺到床上开始回忆自己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仇视他以至于要把它绑架的。他赵云澜只是s市的一个记者而已,一没钱,二没权,把他抓过来干嘛?难道是……赵云澜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猛地坐起来开始认真的思索自己有没有最近报道了哪些大款出/轨,想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又不是娱乐记者,猛地又躺回去开始回想。

突然,门口闪过一个人影,然后就听一阵开锁的声音。赵云澜坐起来看着门口方向,只见门缓缓开启,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个包静静的躺在门口。赵云澜走过去打开包,里面躺着一台摄像机,几枚电池与几卷绷带,赵云澜看着这一堆东西,想了想拿着就往外跑。既然门都已经开了,傻子才在里面等死呢。可是他越跑越觉得奇怪,这里也不至于这么破吧,吱嘎作响的地板,封死的窗户,勉强能看清路的灯光,老旧掉色的墙面。突然灯泡闪烁了几下不亮了。赵云澜拿出包里的摄影机,熟练的打开夜视往前走,走了没多久忽然站定,往后退了几步,透过摄影机看着前面漆黑一片的路,小声咒骂了几句,转身拔腿就跑。

监控室内,一位手拿圣经,身穿神父服的人看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切,又看向另一边身穿蓝色衬衫同样拿着包摩挲路的人,嘴里嘀咕着什么离开了监控室。

“你们是神选中的人,神会拯救我们于水火之中”

tbc